欢迎您!
主页 > 港京图库话中有意 > 正文
少年偷爬火车遭高压电击 母亲街头乞讨筹钱救子
日期:2019-10-27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

  “乞讨”,这个常人说起来有些尴尬或是羞赧的字眼,姜红霞说出来却是毫不犹豫。对她来说,只要能救活儿子,这件事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  “没钱了,实在没办法,我昨天在石家庄街上去乞讨了,一天下来好心人给了一百多。”

  “乞讨”,这个常人说起来有些尴尬或是羞赧的字眼,姜红霞说出来却是毫不犹豫。对她来说,只要能救活儿子,这件事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  7月18日清晨,姜红霞15岁的儿子小顾突然不辞而别,身上几乎没带钱。着急地找了两天,她等来的却是一通来自河北石家庄的电话:“你儿子受了重伤,快来!”心急如焚的她向亲戚好友借了3万多,到了医院才知道,小顾由于没钱买票,偷偷藏上了一辆火车顶部。还没发车,他就触碰到25千伏的高压电线%。

  气管被切开的小顾没法开口,紧紧抓着妈妈的手指,泪水汹涌而下,仿佛回到了婴孩时期。在那一刻,这个刚刚承受了巨大悲痛的母亲做出了一个决定,“救!一定要救!只要能救活孩子,我什么都愿意做!”

  这个住在南通市通州区五甲镇的家庭,实在是太清贫了。由于丈夫脚踝骨坏死,37岁的姜红霞承担了照顾家庭的大部分责任,平时在镇上的一个服装店里打工,工资才2000多元。好在15岁的儿子小顾不怎么让她操心。

  今年初中毕业后,小顾已经跟家里商量好了,要去当地的一个专科学校报名读书,学个好就业的专业,以后早点进入社会找到工作,可以帮妈妈减轻负担。

  “孩子是在18号早上不见的,平时他喜欢去同学家串门,我一开始也没怎么留意。”姜红霞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但当天直到下午,小顾都不见踪影。姜红霞开始着急了,在镇上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小顾,打他电话也一直没人接。

  这是发生什么了?在那之后,姜红霞连找了孩子两天,正想去派出所报警,7月20日下午5点多,一通来自河北友爱医院的电话,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:“你是小顾的家人吗?孩子受重伤了,快来医院吧!”

  电话里,院方没有明说孩子的情况。坐如针毡的姜红霞来不及多想,赶紧出门去借钱了丈夫前两天刚去北京看病,带的两万元也是借的。

  到达医院,已经是7月21日上午。越是靠近医院,姜红霞越是害怕,心怦怦直跳。

  丈夫已经从北京赶了过来,面对她的询问也只是沉默。获得探视许可后,手足无措的姜红霞慢慢走进重症监护室。而眼前的一幕差点让她晕过去床上躺着的少年已经看不清面容,整个身体焦黑,一层层裹缠着纱布。

  这是我儿子吗?不敢相信的姜红霞,看到少年的眼神时,确定了下来。吸入性损伤,全身烧伤面积95%,其中45%深II度,50%深Ⅲ度此时的小顾气管被切开,身上连着输液线,已经没法开口说话了。

  这时她才知道,由于没钱买车票,小顾偷偷爬上了19日下午5点多的火车。还没发车,小顾就触碰到了高压电线,摔下了火车。随后有人发现了小顾,赶紧报了警和120电话。尚有一丝意识的小顾断断续续报出了父母的号码。

  从来没提到过石家庄这个地方,小顾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?姜红霞此时已经不想寻求答案了。浑身焦黑的儿子,紧紧揪住了她的心。

  “已经没法救了,放弃吧。”悲伤中的丈夫劝说着姜红霞。她没有回应,走过去想看看孩子的情况。就在这时,小顾缓缓动了一下唯一能活动的中指,紧紧勾住了妈妈的手,泪水汹涌而下。

  “那一瞬间我眼泪也下来了,下定了决心。救!一定要救!”姜红霞握住儿子的手。

  这笔高昂的医疗费,怎么来?姜红霞带来的3万多元,就像一滴水遇上了滚烫的铁板,完全堵不住巨大的缺口。她已经求助了一名公益律师,也与当地铁路部门就此事的责任进行过协调,但现在还没有下文。

  院方告诉她,想让小顾度过危险期,至少需要60多万,要完全出重症监护室,需要上百万,这还不包括后期的治疗费用。一码一肖中特资料提醒自己我并不差。

  第一次做手术,用掉了14万元。这笔钱哪儿来?姜红霞破釜沉舟,把老家的房子给卖了。意识清楚时,小顾还用口型说着“我要回家”,却不知道家已经没了。

  由于小顾有一条腿重度烧焦,肌肉已经无法存活,手术取用了小顾的头皮植入到腿部。手术后,小顾情况好了一点,存活率也有所上升,但这才是刚刚起步。

  短短的两周,小顾在医院已经用掉了34万元。这里面,大部分是姜红霞的亲戚朋友自发捐助的,还有些石家庄的好心人在看到消息后,主动给她捐了些钱。一个爱心众筹平台也已经有了14万的捐款,但现在还没有到取用的时间。

  “今天手上还有1万多,差不多就是一天的费用,这样算下来,到3号就见底了。凤凰天机六网心水论坛,”无奈之下,8月1日,姜红霞冒着炎炎烈日走上了石家庄街头乞讨。

  5块、10块有相信她的路人,会给她一些零钱。但更多的,是来自别人怀疑的眼神。但对姜红霞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。一天下来,她讨到了100多元。

  疲惫的姜红霞说,要是筹不到钱,孩子可能就没法继续治疗了。为了保有孩子生存的希望,她愿意每天一次次走上街头,用这种最为卑微的方式来乞讨救命款。